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女帝風華:皇夫排隊求侍寢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鬧事

第二百一十八章 鬧事

 熱門推薦:
    這人竟然能悄無聲息的便出現在了她的面前,武功肯定是非常的厲害,只是不知道她的金口,對他有沒有用,若是沒有用的話,她必須得想辦法從他的手里逃脫,不然,以她今天所發現的事情,這人,絕對不會讓她活著離開這里!

    “呵呵~”聽到夜傾城的話,南墨炎輕笑一聲,心里對夜傾城升起了絲絲的興趣,一改方才質問的態度,南墨炎看著夜傾城的臉龐,笑著詢問道。

    “在下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不知姑娘如何稱呼?在下墨炎。”

    很少有人,在面臨危機的時候,還能如此淡定的應付,尤其是,在發現了別人不可告人的秘密之后!

    雖然,他的事情也不是很嚴重,但是,凡是知道他秘密的人,他都不會讓她活著從他的眼前離開,只是他現在忽然不想殺她了,或許是因為她身上不同于別人的氣息,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反正他現在就是不想殺她……

    夜傾城皺眉,看著面前溫潤的笑臉,知道他不會對她動手,轉身,便要繞開他,離開這個地方。

    可剛邁出腳步,身后忽然一陣風朝她的脖子襲來。

    夜傾城眼眸一凌,快速的避開,手中的匕首悄然而至,被她握在手中。

    夜傾城反手,便朝身后攻擊了過去。

    “你信不信,我手里的匕首,會劃破你的喉嚨?”

    夜傾城眸光淡淡的看著南墨炎,手中架在他脖子上的匕首隨著她的話,朝他的脖子又逼近了幾分,隱隱的,有了幾分血絲。

    察覺到脖子上傳來的絲絲疼痛感,南墨炎的臉色變了幾分,連那溫潤的眼眸里,都夾雜了絲絲的冰涼。

    雖然他是故意輸給她的,但是,脖子上那絲絲的疼痛感,還是讓他心里升起了絲絲的殺意,但又很快的被他給壓了下去。

    想到夜傾城的話,南墨炎看著夜傾城,笑著詢問,可是眼里的溫度卻已經稍微的有所改變。

    “姑娘覺得呢?”

    夜傾城皺眉,干凈利落的收回了自己的匕首,轉身,離開。

    她當然知道,方才他是讓著她的,但是,這,可不代表她就一定會殺不了他!

    當然,這,夜傾城是不會說出來的,就算說出來,這e南墨炎估計也不會相信,因為他的武功內力,確實都不知高了她多少倍!

    見夜傾城如此干脆利落的收起匕首就走,南墨炎眼里閃過一抹錯愕,接著是滿臉的興趣,抬腳,便跟了上去。

    聽到身后輕微的腳步聲,夜傾城皺眉,停下了腳步。

    轉頭,就見南墨炎悠閑的跟在她身后,見她停下來,也停了下來,滿臉溫潤的笑看著她,夜傾城可不吃這一套,看著南墨炎便道。

    “不要跟著我,不然……”后面的話,夜傾城沒有說完,轉身,便繼續朝前面走去。

    聰明一點的人,都知道,可對于裝傻的人和有實力的人,根本就不把她的威脅放在眼里,就比如南墨炎!

    聽到夜傾城威脅的話,南墨炎并沒有生氣,反而覺得更加的有趣,見夜傾城再次走開,抬腳,就要跟過去,但一想到自己還有事情要辦,便只能看著夜傾城消失在視線里,然后他也轉身,運用內力,瞬間消失在了遠處!

    見南墨炎沒有跟來,夜傾城到是很意外,但隨之又無所謂的搖頭,他不跟來,不是正好如了她的意?思罷,夜傾城繼續朝客棧走去,不過心里,卻低估。

    真是個怪人!

    還沒有走遠的南墨炎此時忽然毫無預兆的打了幾個噴嚏!

    南墨炎:“難道是有人想他了?肯定是這樣……”

    想到有人想自己,南墨炎立馬自戀的想到了夜傾城。

    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呢?又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但不管她是什么人,他相信,她們,很快就會再見面的……

    回到客棧,就見只有店小二正在大廳里擦拭著桌子,見夜傾城從外面回來,連忙熱情的招呼了一聲。

    “客官好。”

    夜傾城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朝樓上走去。

    這剛走沒幾步,忽然看見一名黑衣男子從樓下走了下來,見到那男子的容貌,夜傾城眼眸微不可見的閃過一抹情緒,接著便繼續面無表情的朝樓上走去。

    兩人擦肩而過的瞬間,夜傾城明顯的察覺到,他的腳步有些微微停頓了下。

    雖然知道自己易了容,但是為了避免被識破,夜傾城腳步略微加快了幾分,很快便上了樓梯,消失在大廳里。

    夜傾城的身影剛消失在拐角處,夜絕忽然轉身,看了過去,見那女子已經不見了身影,不禁有些失落。

    方才,他仿佛感覺到了她的氣息,那么近那么近……

    或許,是他太想她了,才會出現這樣的錯覺吧?

    夜絕搖了搖頭,走下了樓梯,朝外面而去。

    在一旁擦桌子的店小二看見夜絕往外面走去,連忙笑著詢問。“客官要出去嗎?可現在天色已經不早了呢……”而且再過不了多久,她們就要打烊關門了,若是他現在出去,晚上豈不是進不來了?

    當然,這話,店小二可聰明的沒有說,只是提醒一下夜絕時間不早了,她們差不多也要打烊了而已。

    如果現在他出去,很有可能回來就進不門了。

    聞言,夜絕停下了腳步,看向店小二,淡淡道。

    “無妨。”說完,繼續朝外面走去。

    見夜絕如此堅決的要出去,店小二也不好說什么,繼續擦拭著桌子,反正她該提醒的已經提醒了,至于他聽不聽,那是他的事情。

    而且像他這樣的人,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沒有什么好稀奇的。

    “客人都去休息完了?”從樓上下來,掌柜看著空無一人大廳,出聲詢問著在大廳里擦桌子的店小二。

    忽然聽到掌柜詢問的聲音,店小二轉頭,就見自家掌柜從樓上走下來,想到他剛才的問題,連忙應道。

    “是的,都在客房里休息呢,只是方才,有一位客人出去了。”

    聽到店小二的回答,掌柜的表情都沒有變一下,繼續朝柜臺走去。

    “無妨。”

    這樣的事情,經常會有,只有不影響她們做生意,她們都不會管,當然,她們也沒有資格管。

    但是,如果他們因為出去,而惹了什么不該惹的人,牽連到了客棧,影響到了她們的生意,那可就不一樣了。

    “嗯,今天的生意,還不錯。”翻開賬本,看到上面的賬目,掌柜的有些詫異,沒想到今天的生意竟然這么好,這可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啊。

    聽到掌柜的話,店小二也高興的搭腔。

    “可不是嘛,今天來了好幾幫人在咋們客棧用餐,還住宿了。”

    這里的生意好了,她的好處自然也是不會少的,所以她當然希望每天都生意滿滿的。

    今日雖然打烊的早,但是客棧里面的那些客房,可是爆滿了的。

    聞言,掌柜眼眸閃了閃,有些疑惑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有那么多的人來住宿,實在想不通今天是什么特別的日子,掌柜的點了點頭,繼續翻看著賬本。

    賬本上的登基,并沒有什么不脫,只是一小批一小批的人在這里登基住宿了而已。

    掌柜的數了數,大概有十幾批左右,每一批的人數都不一樣,但是掌柜的還是看出了其中的貓咪。

    想來這些人,都是同一批人吧,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分開來走罷了。

    “今日,可有什么可疑的人,在咱們店里用過餐,或者是住宿的?”掌柜一邊翻看著賬本,一邊出聲詢問道。

    店小二想了想今天來這里住宿和吃食的客人并沒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便道。

    “沒有,就是來了好幾波住宿的人。”

    就算是有,那也不關她們的事情,只要不影響她們生意,管她是什么人呢?只是掌柜的今天怎么那么奇怪,竟然會問她這樣無腦的問題……

    掌柜的點點頭,繼續觀看著手里的賬本,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方才的問題有多么的無腦!

    見掌柜的不再詢問,店小二也沒有再開口,繼續賣力的擦著桌子和椅子。

    ……

    回到房間,夜傾城怎么也想不明白,夜絕怎么會出現在這里!而且看他的樣子,應該也是在這里住宿了的。

    難道他發現了她的行蹤?可是看他方才的樣子,又不像是,如果他知道了她的行蹤,那他就應該知道,她早就在出來的時候,換了容!

    那他到底,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難道是巧合?

    可是,這,也太巧了點吧?

    還有他的速度,怎么會那么的快,竟然追上了她,看來她得加快速度了!

    ……

    離開了樹林,南墨寒回到京城,就聽到百花樓被人砸了的消息,不禁臉色一冷,眼里充滿了寒意和殺意。

    好!好得很!

    利用那些人,將他引開,然后砸了他在這里的根據地,果然是魅宮一派的作為,卑鄙,陰險,狡詐!

    可他們以為,砸了這里,他就沒有其他的地方了嗎?簡直可笑!

    總有一天,他一定會百倍的奉還給他們魅宮的!

    只是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下達這樣的任務砸了他的場子的呢?還清楚的知道,這百花樓的背后之人,就是他!

    看來,他得好好的查看一番了,究竟是他的哪位皇兄皇弟,要這樣子對他!

    南墨炎勾唇,勾起了嗜血的笑容,來到百花樓的門前,看著被官兵圍繞得滿滿的百花樓,轉身朝街道的另外一個方向而去。

    百花樓里,因為被人砸了場子,此刻馮媽正和那些官差談論自己的百花樓是如何被砸的,也希望那些官差能幫她們找出做惡之人,還她們一個公道!

    當然這不過是一個形式罷了,就算那些官差真的能查出砸她們場子的人,也不敢將她們怎么樣的!

    好不容易打發了那些官差,馮媽安撫好那些人后,便急急的來找戀蝶商量對策了。

    而此時戀蝶忐忑不安在雅間里,心里既期待又害怕。

    她方才接到消息,說他已經來到了軒轅王朝里,不日便會來到百花樓里,與她匯合。

    可如今百花樓被人無緣無故的砸了,而她還不知道砸的是人是什么人,這叫她如何與他交代?

    就在連蝶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門忽然被從外面打開。

    “吱~”

    馮媽走了進來,然后關了門,還沒來得及說話,便聽到自家主子焦急不安的聲音。

    “馮媽,他來了!”

    忽然聽到這么一句話,馮媽有些反應不過來,反射性的詢問。

    “誰……”來了

    可話還沒說完,馮媽馬上就緩了過來,再看到戀蝶的模樣,心里已經明白了幾分。

    “是王爺嗎?”

    “嗯!”戀蝶點了點頭,有些不知所措,但更多的則是緊張和期待。

    看到戀蝶的模樣,馮媽談了一口氣,無心再管自家主子的事情,想到百花樓發生的事情,便道。

    “樓里的后事,老奴已經處理好了,只是,目前暫時還沒有找到下手之人。”

    這件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根本就沒有一點預兆,就這樣平白無故的發生了,還不給人緩存的時間!

    只是看那些人的樣子,到不像是來鬧事的,似乎是想要以此來警告她們一般……

    戀蝶聞言,眼眸里閃爍著冷意。

    “今天的事情,我已經命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會還有答案。”

    說完,想到百花樓里的那些損失和受到驚嚇的那些人,便又道。

    “這些日子,百花樓便暫時停業一段時間先,等找到幕后的人后,再開業吧!”

    “好,老奴知道。”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馮媽自然也知道這百花樓,是不可能再繼續正常營業下去的,到不如先暫停一段時間,等處理好這些事情后,再繼續開業。

    戀蝶點頭,看著馮媽詢問道。“嗯,馮媽還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嗎?”

    馮媽看著戀蝶,張了張嘴,還想說什么,但最后還是沒有說出口。

    “沒,沒有了。”

    她知道不管她怎么說,主子都不會聽的,與其這樣,到不如不說!
广西福利彩票自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