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嫡狂之最強醫妃 > 145、少年(2更)

145、少年(2更)

 熱門推薦:
    若說夾帶著濃濃西疆話的西疆百姓道的官話還能讓人勉強能聽出他們說的是什么的話,那這地道的西疆話便是讓人一個字都聽不懂。

    十六現在就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聽著面前少年紅著眼帶著哭腔說著一口的地道西疆話,十六只能尋求后邊兩輛車的馭手相助,他們雖不是土生土長西疆人,但到西疆來的時間比他早不少,興許能聽得懂。

    誰知他倆與十六一般,對這少年說的話是一個字都聽不明白,急得少年不停地用雙手比劃,看他們仍是不明白的模樣,少年終是哭了出來。

    “發生了何事?”聽著動靜,喬越與梅良不再往胡楊林中去,而是折返回來。

    看著眼眶通紅正抬手抹掉臉上的淚的少年,喬越微沉著面色看向十六。

    十六忙慚愧解釋道:“回主子,屬下也不知道,屬下們……聽不懂這小兄弟說的話。”

    喬越再次看向少年。

    少年約莫十一二歲模樣,長年被風沙吹過的臉上寫著少年才有的青稚,梳著西疆男兒特有的長長發辮,垂在胸前。

    少年瘦小,一身衣裳早已洗得發白,舊得厲害,手肘與膝蓋處還打著大塊的補丁,腳上的鞋頂端已經破了一個窟窿,且還只是右腳上一只鞋而已,左腳上的鞋不知落在了何處,只見他左腳已經被沙土臟得看不出他原本的膚色,唯見有血從他腳趾縫處沁出,將沾在他腳趾縫里的沙土染得變了色。

    是個窮苦人家的孩子。

    再看他脖子上掛著一根兩指粗的麻繩,麻繩垂下被他繞過臂彎再綁在他身后的板車拉手上。

    只見他頸后以及雙臂里側都已被粗糙的麻繩磨得破了皮甚至磨出了血來,顯然是因為大力拉著他身后板車而致。

    再看向他身后的板車。

    板車已經足夠老舊,看那木板的顏色讓人只覺這輛板車隨時都有可能壞在路上,就連車轱轆都已經歪歪扭扭。

    但板車卻躺著一個人。

    一個頭發稀松且雪白的老人。

    老人枯瘦,就像那已經枯死在沙漠之中的胡楊,若非她想胸口仍在微微起伏著,只怕是說她是尸體一具也無人不信。

    “孩子,你們是何人?又是要到何處去?”喬越坐上十六已然為他推來的輪椅,溫和且關切地問。

    此時此刻,他道的是西疆百姓才會道的話。

    在西疆十四年,他不僅早已聽懂當地百姓的話,更是學會了說,字字圓正,與西疆當地百姓道的毫無差別,仿佛他自小就生長在這西疆似的。

    通紅著眼眶的無助少年乍一聽得喬越這一口西疆話,竟“噗通”一聲就朝他跪了下來,同時朝他猛地磕頭,乞求道:“求求老爺救救我阿爺!求求老爺救救我阿爺!”

    沙石粗礪,少年的額頭很快便被磕破,流出了血來。

    不消喬越示意,十六便上前來按住了他的雙肩,制止了他磕頭的舉動,誰知少年卻一把抓住了喬越的褲腳,像溺水的人抓著一根救命的稻草似的,抓得死死,生怕十六像阻止他磕頭那樣將他踢開,哭喊著乞求:“求求老爺救救我阿爺!”

    “主子,這……”十六為難地看著喬越。

    但看喬越毫不介意反是微沉的眼眸,十六收回了按在少年肩頭的雙手。

    只見喬越伸出手,在少年沾滿了沙土灰撲撲臟兮兮的腦袋上輕輕撫了撫,“我不是什么老爺,不用跪著說話,有什么事你且先說,我若是能幫,一定幫你。”

    少年怔怔地看著喬越,仍帶著青稚的眼睛里寫滿了不可置信,愣愣地由十六將他從地上扯了起來,在喬越面前站好。

    少年用手臂用力抹了一把眼睛,才道:“我、我是土石村的人,車上的是我阿爺,村子昨夜遭了狼群攻擊,死了好幾個人,我、我阿爺也……”

    少年本就戰戰兢兢,此番愈說愈是哽咽,眼眶愈來愈紅,卻在強忍著不哭,“我阿爺為了救我,被野狼咬掉了一條腿……”

    “村子里沒有大夫,我就帶著阿爺來青川城找大夫,可、可是到了城門,他們卻不讓我和阿爺進去,還、還說我說不定是羌國派來的什么、什么細作?”

    “我、我、我不是羌國人!我就是想帶阿爺看大夫而已!可我不管怎么求他們,他們就是不讓我進城!我只能帶著阿爺走……”

    “我想帶阿爺去綠川城,可能綠川城會讓我進城,我、我……”

    少年著急得已然語無倫次,想哭卻又不敢哭。

    躺在板車上有如死去了老人這時艱難緩緩地抬起手,干涸的雙唇不停地嚅動著,似要說什么,卻又提不上一絲力氣來發出聲音。

    “阿爺!”少年見狀,當即撲到了板車旁,抓住了老人抬起的手,“阿爺你不會有事的!我一定會帶你找到大夫的!”

    “我、我找到人幫我了!很快就能帶阿爺看大夫了!阿爺你……你再忍一忍……”

    喬越此時也推著椅輪來到了板車旁,來到那位枯瘦如柴的老人身旁,同時對十六道:“十六,將這位老人家移到馬車上去,動作要輕。”

    “是,主子!”十六應聲便上前來。

    然,就在喬越說話之時,老人身子猛地一顫,繼而聽得他不知忽然怎的來到力氣,竟一邊努力撐起身一邊急切地對少年道:“阿幺,快,快扶我起來!”

    “阿爺你這是要干什么!?”少年亦被自家阿爺這突然而來的力氣驚到,一時間有些慌。

    “快扶我起來!”老人卻只重復這一句話。

    少年趕緊將他扶坐起身。

    誰知老人卻更急,“我不是讓我扶我坐起來,我是讓你扶我站起來!”

    少年一愣,爾后猛地搖頭,“阿爺不可以!你的腿上有傷!”

    “你到底聽不聽阿爺的話!”老人忽然怒喝出聲。

    明明前一刻還氣若游絲,這一刻卻能有如此音量。

    少年更愣。

    他不知道他的阿爺這忽然之間究竟是怎么了。

    除了老人自己,沒人知道他這究竟是怎么了。

    他只想要這一件事而已。

    ------題外話------

    三更晚些,在下午吧。
广西福利彩票自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