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人魔之路 > 第198章 同階無敵

第198章 同階無敵

 熱門推薦:
    在千丈之外的青裙女子看起來二十七八的樣子,容貌極為普通。此女名叫吳悠悠,乃是不公山天陣殿的一位化元期長老。

    當年正是此女,在不公山坊市交易會上,將那一顆邪皇石用了六百顆中階靈石給拿下。

    雖然只有過一面之緣,但是北河對于此女的印象倒是極為深刻。

    據說此女在陣法一道上的天賦極為了得,更是被天陣殿的殿主,收為了關門弟子。

    就在北河看著千丈之外的此女時,吳悠悠亦是在四下掃視著。在她手中,還拿著一只羅盤,法力不時注入其中,似乎在借助此物追查著那兩個白裙女子留下的波動。

    北河看向那座破舊閣樓,閣樓中的兩個白裙女子似乎對此一無所知,二女依然在低聲交談著。

    他目露怪異之色,看來這些化元期修士的神通,也并非他想象中的那么強大。

    就如在眼下的夜晚,只要相隔較遠,并且收斂起了身上的波動,那么就很難發現其他人的蹤跡。

    想來也是,跟凝氣期修士比較起來,化元期修士的多出的靈覺只是神識。

    吳悠悠的神識無法掃來,想要靠著其他靈覺發現這二女,更是困難無比了。

    下一息,北河就看到半空的吳悠悠向著遠處天邊掠去。

    看著此女遠去的身形,再看著不遠處閣樓中那兩個調息的隴東修域女子,北河摸了摸下巴。

    他心中生出了要不要將吳悠悠給引來,讓這三女相斗的念頭。

    可隨即他就搖了搖頭,這么做對他沒有任何好處。

    因為吳悠悠離去之后,下方那兩個隴東修域的女子調養完畢,應該也不會久留,那么對他來說就沒有任何影響。

    黑冥幽蓮事關重大,可不能有任何閃失。

    然而就在他這般想到時,向著遠處激射而去的吳悠悠,身形突然一頓停了下來。

    此女手中羅盤上的指針一顫,指向了她的身后。吳悠悠霍然轉身,看向了嵐山宗的方向。

    時刻注視著此女一舉一動的北河,心中不由一緊。

    在他的注視下,吳悠悠向著嵐山宗的方向激射而來,速度奇快無比。

    “該死!”

    北河心中一聲暗罵,看來此女終究還是發現了端倪。

    思量間他最終還是躲在樹冠中沒有妄動。

    不消片刻,吳悠悠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嵐山宗的半空,“嗡”的一聲,一股神識從她眉心爆發,將下方的青石街給籠罩了起來。

    僅此一瞬,躲在青石街一側閣樓中的兩個白裙女子,臉色大變。

    吳悠悠一聲冷笑,此女翻手取出了一把三角形的黃色小旗,向著下方一擲。

    九根黃色小旗連成了一串,向著下方的閣樓激射而去。

    看到這一幕的北河松了口氣,好在此女并非是在對他出手。現在他要找個機會,遠遠溜走。

    “噗噗噗……”

    下一刻,就見九根根黃色小旗驟然分離,沒入了閣樓的四面八方。

    “不好,快走!”

    閣樓中的兩個白裙女子似乎對此有所感應。

    只是二女剛剛有所動作,沒入她們四面八方的九根黃色小旗,具是激發出了一道黃光,九道黃光相連,形成了一個圈,將二女給套在了其中。

    接著在黃色光圈中,爆發出了一股兇猛的法力波動。

    “轟隆!”

    只聽一道炸響傳來,黃色光圈內部充斥的兇猛法力波動轟然炸開,形成了一股遍布撕扯力的恐怖氣浪,席卷而開。

    “唰……唰……”

    兩道人影從席卷的氣浪中掠出,站在了高空,正是那兩個白裙女子。

    只是眼下的二女,衣衫上遍布不少焦黑之色,而且氣息也極為萎靡。

    “哇!”

    尤其是那個肩頭本就有傷的女子,體內動蕩之下,再次噴出了一口熱血。

    現身后,看到半空的吳悠悠此女,二女臉色驚怒交加。

    “殺了她!”

    只聽其中一女開口。

    話音落下后,二女檀口一張,各自祭出了只一柄飛劍。

    飛劍脫口而出就大漲到了三尺有余,從兩個方向向著吳悠悠激射而去。

    吳悠悠只是一聲輕笑,此女對著下方一招,之前那九根黃色小旗激射而起,連成一串后,從她眼前一掠而過。

    “叮……叮……”

    在兩道輕響之下,那兩柄飛劍頓時被輕易擊飛了出去。

    “散!”

    吳悠悠口中傾吐了一個字。

    “咻咻咻咻……”

    只見半空的九根黃色小旗擴散而開,從不同的方向向著半空的二女爆射了過去。

    這兩個白裙女子似乎領教過這些黃色小旗的厲害之處,連忙對著遠處的飛劍一招,手指掐動之下,飛劍穿梭疾馳,跟一根根激射而來的黃色小旗交擊在一起,發出了鏘鏘的碰撞之聲。

    然而在吳悠悠的操控之下,這些黃色小旗速度越來越快,從遠處每一根似乎都化作了一只黃色的蝴蝶,翩飛起舞。

    在這些黃色蝴蝶的圍攻之下,吳悠悠以一敵二,那兩個白裙女子竟然呈現了不支的狀態。

    就在二女拼命抵抗之際,突然間吳悠悠手中的法決一變,在破空聲中九根黃色小旗倒射而回,遍布在了三人周身四處。

    看著松了一口氣的白裙女子二人一眼,吳悠悠嘴角一勾。只見遍布在三人周身四處的九根黃色小旗震顫了起來,在那兩個白裙女子的注視下,每一根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化作了七十二根一模一樣的黃色小旗。

    這七十二根黃色小旗每一跟所處的方位都不同,但是從遠處看就能看出形成了一個球形,將吳悠悠還有那兩個白裙女子給一同罩在了其中。

    “快走!”

    看到這一幕后,那兩個白裙女子臉色一變。

    “晚了!”但聽吳悠悠一聲譏笑。

    此女話音剛落,每一根黃色陣旗再次輕顫,從其上爆發出了一道道黃光。每一道黃光相連之下,就形成了一個黃色的球形大網。

    吳悠悠法決一變,球形大網驟然收縮,當從她身上掠過時,此女的身形仿佛水珠穿過水面一樣,暢通無阻。

    那兩個白裙女子駭然失色,其中的一人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遁術,身形驟然消失不見了蹤影。

    另外一人則一口精血噴在了懸浮在面前的飛劍上。只見飛劍震顫間一股白光彌漫而出,這股白光形成了一柄足有三丈長的巨劍。

    從這柄巨劍上發出了一道嘹亮的劍鳴之音,同時爆發出了一股鋒銳的氣息。

    “斬!”

    但聽白裙女子一聲嬌喝。

    白色巨劍斜舉而起,“嘶啦”一聲猛地斬下。

    “鏘!”

    然而這看似兇猛無匹的一擊,斬在球形大網上,卻只是發出了一聲金屬交擊之聲。

    收縮的球形大網只是一頓,而后就繼續收縮。

    同時那柄白色巨劍仿佛后繼無力,徐繞的白光支離破碎,此物重新化作了之前那柄飛劍的樣子,并且就連表面的靈光都暗淡了幾分。

    與此同時,只聽“嘭”的一聲,另外一個隱匿了身形想要遁離的白裙女子,身形撞在了黃色大網上,一個趔趄之下,被反彈了回來。

    顯然她施展的遁術,還無法突破這張球形大網的籠罩。

    至此,球形大網也已經收縮到了三丈大小,兩個白裙女子全部被困在了其中。

    球形大網中的二女臉色鐵青一片,看向吳悠悠時,甚至生出了一種恐懼。

    吳悠悠臉上則時刻掛著一抹笑意,只聽此女道:“二位就專心上路吧。”

    此女話音一落,球形大網中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法力波動。

    “轟隆!”

    而后就聽一聲巨響,白裙女子二人只來得及激發了一層罡氣護體,身形就被這股波動給淹沒。

    這股兇猛波動數將大網的內的空間,都給扭曲了。但奇異的是,在球形大網的外部,卻感受不到絲毫的波動。

    在遠處北河的注視下,激發了罡氣護體的二女,肉身在那股恐怖的撕扯跟擠壓之力下,就仿佛兩只破麻袋一樣,頃刻間就變了形狀。

    原本完好無損的身軀,被擠壓成了兩團肉泥。

    北河咽了口唾沫,陣法還能這樣用,當真的長見識了。

    而且這吳悠悠實力實在是恐怖,同為化元期修士,此女以一敵二,竟然也能輕易將對方給滅殺。實力的強弱,看來并非只跟修為高低有關。

    此女比起那張志群,似乎還要厲害三分。

    一念及此,北河原本向后退去的動作一頓。吳悠悠實力如此強悍,他若是退走的話,十有八九會被發現,倒不如留在原地,或許可以投機取巧一下。

    之前他也想過悄然離開,但是這吳悠悠斬殺那二女不過數個呼吸,根本就沒有機會。

    此時的吳悠悠心神一動,震顫的球形大網一頓,其中的恐怖波動也歸于平息。

    隨著她大手一招,球形大網化作了一根根黃色小旗,每七根向著其中一根掠去,而后歸于一體,最終化作了九根陣旗,激射而回沒入了吳悠悠的袖口。

    接著她隔空一攝,那兩個白裙女子墜下的儲物袋,就落入了此女手中。只有兩具不成人形的尸體,墜落在了地上,發出了咚咚兩聲。

    吳悠悠并未將儲物袋給打開,瞥了地上的兩具尸體一眼后,她就看向了不遠處的一株樹冠,似笑非笑道:“看了這么久,還不出來嗎。”

    聞言北河咬了咬牙,果然還是被發現了。思量間他摘下了臉上的面具,收入了儲物袋中,這才身形一動從樹冠中掠出。

    方一現身,他就看向了吳悠悠拱手一禮,“見過吳長老。”

    “嗯?”

    聽到他的話,吳悠悠神色極為怪異,并將他上下打量。本以為是個心懷不軌之輩暗藏著,但是現在看來似乎是個同門。
广西福利彩票自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