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妖界之門 > 《妖界之門》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夜獸

《妖界之門》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夜獸

 熱門推薦:
    “唉,這些事情就交給你小子了,小子,你記住了,之后不管發生什么事情,你都不可辱沒為師的名頭,準備準備,七日之后便是你踏入靈臺境的時候,為師已經安排好了一切,你就按為師安排的去走!”李月明說完這些話轉身朝他的房間走去,許浩聽出了他的語氣中已經帶了一絲離別之意。

    “師尊!”許浩抬手喊道。

    “怎么?”

    “謝謝!”

    李月明突然頓了頓,笑了:“無需謝我,這次不止是幫你,也是幫師尊,師尊說不定這次過后就要離開,希望你能幫我圓滿我的道心,但不管成功與否,我也要試一試,聞道者,朝生夕死,為師,無悔!”

    一夜無話,許浩在師尊給他打造的床上一夜無眠,他不是傻瓜,他猜出來了,師尊是要突破了,但聽說邁入歸墟境的時候有雷劫伴生,而且更多未知兇險在前,師尊讓他幫忙圓滿他的道心,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東西,要是真能幫到他就好了,畢竟在歸墟境雷劫之前任何一個小缺點都會被無限放大。

    早晨起來許浩準備去替李月明打酒,和他的房間早已經是空空如也,等到晚上的時候許浩正在院子里無聊的隨便雕刻東西,可李月明卻回來了,他噗的吐出一口鮮血然后立刻回到房間,不管許浩怎么問就是什么都不說。

    也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存在竟然能讓李月明都受傷吐血,又是一夜無話,但第二天李月明竟然又如此,他身上的傷勢好像更重了一些,一直到了第七天。

    李月明面色蒼白的推開了許浩的房門,他對許浩說道:“走吧,都弄好了。”

    “師尊,無論干什么,弟子一定努力幫到您!”許浩堅定的說道。

    “呵呵,我相信我挑中的弟子一定沒錯,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就行,記住,到了那里千萬不要抵抗,不然你的靈識會崩潰,為師想要你替為師做一些為師想做卻沒有做到的事情。”李月明抿了抿嘴,臉色更加蒼白了,他抓著許浩就直奔北羅劍宗而去。

    許浩原本以為他們二人會到北羅劍宗所在的地方,但卻沒有,這里只是一座荒山,他們二人就佇立在那里。

    “師尊,為什么要來這里?”許浩疑惑的問道。

    “傳說中在妖族有一種獸,名為夜,說是獸,其實他更像是一種真靈,它閉上眼睛時,世界就是他的夢,他睜開眼睛時,這夢就會蘇醒,這其中有真有假,但這真又不是真,假又不是假,當真假匯合的時候它就能讓你帶著我的回憶回到我記憶中的那段歲月。

    我打聽了好久好久,終于得知,在北羅劍宗的范圍內就有這樣一只獸,他是北羅劍宗的護宗之獸,而它的本體卻并不在這北羅劍宗之內,而是在這里。”李月明一指下面的荒山野嶺說道。

    “啊?”還有這種事情?許浩一愣,這實在是有些恐怖,修真世界真是無奇不有,沒想到還有這種妖獸。

    “師尊,那要怎么才能喚醒這夜獸啊。”許浩又問道。

    “這夜獸七百年主動醒來一次,但我實在是等不及了,所以只能把它強行喚醒,你進去之后可能會遇到些許問題,但不要慌張,為師會給你護法,只有七個月時間,我會在這里看著你,七個月一到,我會接引你出來。”李月明拍了拍許浩的肩膀說道。

    “好!”許浩鄭重的點了點頭。

    “噌!”李月明探出手來從空間中拿出自己的劍照著下面就是一劍,轟的一聲山脈開始崩塌,大地也裂開了一道大縫隙。

    “吼!”一聲好像來自洪荒遠古的猛獸叫聲傳來,它的叫聲表達了他十分憤怒的情緒。

    只見下面的山脈開始了崩斷,地上的裂縫越來越大,一切的一切都顯示著下面隱藏著什么東西。

    “吾徒,切記要把持本心,為師在外為你護法!”李月明抓著許浩朝那裂縫一把丟去,他的目光中此刻蘊含了很多很多。

    漸漸的在他的目中,依稀似看到了一個蒼老的身影,帶著慈祥的微笑看著自己。

    那目光似可包容自己的一切,包容自己所有走錯了的路,自己的一切過錯,他都會在暗中默默的彌補……

    這夜獸真的很奇怪,那裂縫下是一塊兒巨大的鏡子,鏡子的另一頭什么都看不清,許浩感到自己被吸入了很遠很遠的一個地方,他的頭很暈很暈,他記得自己好像是來做些什么事情的,但偏偏什么都想不起來,這種感覺非常的難受。

    “老祖,老祖,少爺他醒了,我看到他手指動了!”許浩聽到身邊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那人的腳步噔噔噔的遠去,過了不大一會兒兩個身影接連而來。

    許浩感到一個身影探過來,用溫和的靈氣不斷的蘊養著自己的身體,他的手是那么的溫柔寬大,是那么的有力。

    有一個人,他從小看著你長大,看著你的成長他總是會很開心,但他從來都不會表現出來,但當你開心時他會比你更開心,當你失落時他也會跟你偷著難過。

    母愛猶如甘甜的河水,讓人甘之如飴,而父愛便如同那大山,那么深沉,小時候看去,這山是你最好的保護盾,為你阻擋一切風雨,少年起再看去他便有些擋住了你的目光。

    你想推開他,你想走出他的懷抱,你不想再活在他的影子下,而當你拼盡全力走出了的他的身影,但這時候你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難,你才明白外面竟然這么讓人遍體鱗傷。

    當你中年的時候你也為人父為人母了,這時候你更明白原來是那么的不容易,父母在,不遠游,不管多大,只要父母還健在,那便永遠是個孩子。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讓人懷念。

    “臭小子,你終于醒了!”在許浩剛剛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一個中年男子把頭探過來關切的看著他。

    “爹……”許浩也不知道為什么要這么叫,但這真的是如同本能一般,好像原本就是這樣。

    “爹什么爹,我看你是我爹,你小子真是不自量力,我教你的道法你學會了嗎?什么都不會還敢出去和人打架,這次幸虧被人發現的早,不然你可不僅僅是被人打斷骨頭了。”那中年男子哼了一聲說道。

    許浩呆呆的一時間竟然什么都說不出來,他覺得自己好像不是來自這里的,他內心深處深深的記得自己肯定是有事才來這里的。

    但他現在真的顧不了什么其他,他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是不疼的,尤其是自己的左腿更是疼的要命。

    “哎呦,疼死我了!”許浩微微一動忍不住說道。

    “唉,你這小子,為個女子跟那么多人大打出手,老四和老七的兒子和其他幾脈的道子早已聯合起來,僅憑你一個怎么能是那么多人對手?”那老者探手之間拿出一顆丹藥捏碎丹封給許浩服了下去。

    許浩頓時感到一股熱流涌到全身,通體都舒服了許多,腿也慢慢不疼了。

    “轟!”外面的石門被瞬間轟開,那中年男子眉頭一皺,成道大圓滿的修為立刻全面爆發,但外面有好幾道同樣級別的存在,他們輕易的就擋住了中年男子的修為波動。

    “老七,看你教的好兒子,他為了討好那個妖女竟然把宗門至寶給送了出去,現在那個妖女已經攜寶出逃,你看這事兒要怎么辦?”外面那個幾個身影憤怒的說道。

    “唉!”那中年男子嘆了口氣,身體上的氣勢不由得下降了幾分,他轉頭看了一眼還躺在床上的許浩,對外面的那幾個男子說道:“諸位道兄,犬子年幼,還望諸位能夠海涵,我們一脈愿將五十年供奉拿出賠償你們的損失,那至寶我也會想辦法找回來!”

    外面幾人沉默不語,過了一會兒才說道:“哼,既然如此,那這件事就這么算了,再有下次,我可不管他是不是你的兒子!”外面的聲音哼了一聲轉身離去。

    許浩悄悄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只見他一臉怒氣,他立刻裝作一副虛弱的樣子。

    而那中年男子則是重重的嘆了口氣,確實,李家是云瀾星的隱世家族之一,而他李山川更是李家一支主脈的家主,可謂權勢滔天,但今天卻被人給直接轟碎洞府大門,這簡直是奇恥大辱,可就算是這樣也沒辦法,因為確實是他們錯了。

    “月明,你該長大了,我只有你這么一個獨子,一時紈绔還行,一直紈绔可不是吾輩修士該做之事啊。”李山川最后還是嘆了口氣離去了。

    看到李山川離去,許浩瞬間蹦下了床,他伸了個懶腰,全身都嘎巴嘎巴響個不停。

    一個頭顱從外面鬼頭鬼腦的探了出來,他對許浩說道:“少爺,嘿嘿,老祖走了,我可算給你打聽清楚了,就是李秋水那幾個小子在搞鬼,他們聯合那個妖女給你下套呢。

    他們利用你偷出咱們李家的至寶,然后再故意和你發生口角與你爭斗,然后讓你背鍋,那個妖女就被他們幾個給藏起來了,而那至寶更是被他們偷著給賣掉了,這口氣咱們可不能忍啊,一定要報仇才是!”一個小廝樣子的人走過來對許浩一副義憤填膺的說道。

    許浩聽了他的話也明白了事情的大致經過,他也覺得那小廝說的十分有道理,他皺著眉頭問道:“你所言可是屬實?”
广西福利彩票自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