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 > 《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 正文 第1340章 礦

《八歲帝女:重生之鳳霸天下》 正文 第1340章 礦

 熱門推薦:
    第二日一早,天剛亮,云裳與承業就醒了,母子二人一同到船頭找了椅子坐著。

    “坐船不好玩。”椅子有些高,承業坐在椅子上晃悠著腿。

    一旁船上的伙計聽承業這么說,忍不住笑了起來:“其實挺好玩的,只不過像小公子這樣坐著當然不好玩了。”

    承業轉過頭看向那伙計:“那怎么玩才好玩啊?”

    伙計笑瞇瞇地道:“可以撒網撈魚,可以下水游泳,還可以去撈水中的貝殼那些,還可以找蝦蟹玩。”

    “真的嗎?”

    “那是,不過你們馬上就要準備下船了,不然我也可以撒網撈一網魚給你們看看。”

    承業倒是不怎么失落:“娘親說,我們回去的時候也要坐船呢,要坐很久的船,到時候我可以讓船上的人教我。”

    “可是你暈船。”云裳笑瞇瞇地打擊他。

    那伙計聞言,去后面取了一塊姜過來:“暈船的話,試試把這姜拍碎,敷在肚臍上,我們這邊暈船都這樣弄,還是有用的。不過我覺著,對付暈船最好的辦法就是多坐船,吐著吐著,也就習慣了。”

    云裳忍不住笑出了聲來:“嗯,吐著吐著的,也就習慣了。”

    “娘親,壞。”承業輕哼了一聲,轉過頭不說話。

    云裳倒是留意到了方才那伙計的話:“就要到了嗎?我們馬上就要下船了?”

    “是啊。你們要到的地方,在安永莊不遠處的華楊莊,但是華楊莊沒有碼頭,只有安永莊有,所以我們只能把你們送到安永莊的碼頭上,你到時候稍稍走一段路,就到華楊莊了。”

    說完,才又壓低了聲音小聲道:“安永莊前日夜里出了點事,你們最好是繞開安永莊走,下了船,沿著海天河往南走一段,然后三岔路口走北面那條路,就繞過了安永莊了。”

    云裳點了點頭:“多謝小哥,我記下了。”

    不多時,就隱隱約約瞧見了一個碼頭,碼頭并不太大,有些破舊。

    “就是那兒了。”那伙計指了指碼頭,云裳點了點頭,帶著承業回房收拾好了東西,走到船頭準備下船。

    還未到碼頭,云裳就隱隱約約聞到了空氣中有一股子硫磺味道。

    云裳抬起頭來,朝著那邊看了過去,就瞧見不遠處有一座山光了一片,露出了黃色的山石土地。

    應該就是那兒了。

    云裳在心中暗自想著,手指微微蜷了蜷。

    船在碼頭停下,云裳便帶著承業下了船,瞧著船重新起航,才給 隨著李牧一同在這安永莊的暗衛傳遞了個信號。

    不多時,就有暗衛前來接應了。

    “此前我們剛剛過來的時候,便發現這安永莊戒備十分森嚴,只是當我們真正深入,真正將這山都給炸開了之后,才發現,這分明是他們給我們唱的一出空城計。”

    云裳點了點頭:“此番炸山,動靜鬧得倒是不小,方才我來時坐的船,船掌柜還在說,外面都已經在傳言,炸山是叛軍所為,是叛軍在山上發現了礦石,所以炸山挖礦,要賣礦為銀,充補軍需。”

    暗衛聞言,卻是笑了:“別說,我們在這山中,倒是真的發現了礦。”

    云裳腳步一頓:“真的有礦?”

    “是。”

    云裳聞言,眉頭卻蹙了起來:“什么礦?金礦?”

    “不是金礦,是鐵礦。”暗衛抿了抿唇:“且雖然叛軍走的時候將山中的那些工事都損毀殆盡,可是我們卻仍舊在山中發現了煉鐵的熔爐。”

    云裳牽著承業的手緊了一些:“此前我們一直在猜測,夏侯靖帶走了甘河縣和附近一些縣城中的百姓,藏在這山中練兵,兵有了,馬的話,興許能夠偷偷從夜郎國送過來,可是武器從哪兒尋?”

    “之前叛軍在錦城宮變,用的武器都是百姓家中的鐮刀菜刀那些東西,我便想,會不會他們也是用的那些東西,只不過重新煉制了一遍,煉制成了武器。卻沒有想到,這山中,竟有鐵礦。”

    “難怪......”云裳瞇著眼看向這被炸得滿目瘡痍的山:“若是這山中有鐵礦,那便實實在在的助了叛軍一把了。”

    “這山中鐵礦可都開采得差不多了?”云裳壓低了聲音問著。

    “未曾,尚且有一部分未能開采。”暗衛在前面引路:“料想應該是礦產豐富,他們實在是沒有精力全部開采完,且也沒有料到我們會直接炸了這山。”

    “事實上,沒有開采的部分反倒比開采了的要多一些。”

    云裳頷首:“這倒是方便了我們。”

    頓了頓,才又道:“如今的夏侯靖,已經是個活死人,加上這里面的士兵已經調離,所以這邊雖然留有守兵迷惑我們的目光,卻并未向武安城那邊傳遞過消息,巫族那邊應該不知道夏侯靖在這邊弄出了這么個東西,所以對這邊的防備并不太嚴密。”

    “武安城中的叛軍得到消息趕過來,也需要時間,這段時間,便是我們的機會。”

    云裳瞇了瞇眼:“派人,去最近的城池......銀州城,調遣兵馬。盡可能的快,盡可能的多,連同水軍一同,守住這山。從此以后,這山,便是我們的駐地。”

    暗衛應了聲,吩咐了人去辦此事。

    到山上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李牧迎了過來,同云裳請安,目光落在承業的身上,愣了一愣:“這是......”

    “夏承業,夏國太子。”

    “拜見太子殿下。”

    在人前,承業倒是十分沉穩,只略略點了點頭:“李將軍請起,我在路上的時候也聽母后提起過將軍,母后對將軍夸贊有加,此番辛苦將軍了,將軍做得極好,回皇城之后,必有嘉獎。”

    “多謝太子殿下。”

    云裳瞧著承業的模樣,勾起嘴角笑了笑,目光才落在了李牧身上,李牧應該是剛從山**來,身上沾滿了泥土。

    “怎么樣了?”

    “我今天一天,將這山中里里外外都轉了個遍,大致了解了一下這山中情形,娘娘請跟我來,我給娘娘與太子殿下仔細講解一番。”
广西福利彩票自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