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美女總裁的特種兵王 > 《美女總裁的特種兵王》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 也可以換一個

《美女總裁的特種兵王》 正文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 也可以換一個

 熱門推薦:
    第三千四百二十章  也可以換一個

    燕子轉眼間就又是一臉笑容的樣子對大家說道。

    “呀,終于可以放松了,剛才突然覺得好緊張。”

    慕容珊開玩笑的說。

    “不好意思,姍姍姐,我剛才放肆了。”

    燕子也開玩笑的故意對慕容珊道了個歉。

    “別,別這么說,我喜歡你剛才那個樣子,我喜歡看你展現世界第一女殺手的魅力,光芒四射的感覺。”

    慕容珊半真半假的回答道。

    “……”

    這下燕子不好意思接話茬兒了。

    “姍姍,那你得看燕子和人動手時候的樣子,那才叫一個威武霸氣呢,現在都不算什么的。”

    秦良打趣兒的說,但他說的確實也是實話,燕子真正“光芒四射”的時候,絕對是她展現武功的時候。

    “我看到過啊。”

    慕容珊笑了笑回答。

    “你看到過?不是吧?你啥時候看到過燕子和人動手啊?我怎么不記得呢?”

    秦良詫異的問。

    “就是上次你老爸來咱家揍你的時候啊,你忘了么?你被打趴下之后,燕子和詩云,小云,小雪,巧兒和馨兒都上去和你老爸動手來著。”

    慕容珊苦笑著回答。

    “哦,想起來了……我了個草草的,還是別再繼續聊這個話題了,這樣我會很尷尬的。”

    秦良糾結的說。

    “那有啥尷尬的,爸爸揍兒子,很正常,沒人會笑話你的,你想多了,我們都理解的。”

    慕容珊忍著笑回答道。

    “你們能理解,可我覺得沒面子啊。”

    秦良倒是很坦白,這還真是他心里的想法兒。

    “還好吧,不就是你被揍了一頓嗎,說起來我們還挺謝謝你老爸的。”

    慕容珊話里有話的回答。

    “謝他?為啥啊?”

    秦良問。

    “因為他替我們做了我們很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情。”

    慕容珊很得瑟的樣子回答道……

    “噗!”

    秦良笑噴。

    “哈哈哈哈……”

    妹子們再次全都笑了起來。

    “我了個草草的!原來你們都這么想揍我一頓的嗎?”

    秦良這次是真的尷尬了。

    “別人想不想我不知道,但我是很想的。”

    這句話換成是沈若夕回答的了,也只有她可以這么理直氣壯的回答這個問題,別的妹子還真不好意思回答這個問題,至少當著沈若夕的面兒不好意思回答這個問題。

    “拉倒吧,你還少揍我了啊?我都決定偷偷把咱家所有的掃帚啊,墩布啊,晾衣服桿兒啊啥的都趁你不注意的時候都扔掉呢。”

    秦良迎合著自己的老婆說道。

    “胡說八道!我啥時候揍過你啊!我能揍過你?”

    沈若夕理直氣壯的反問道。

    “你揍我可是咱家這些姑娘們都親眼看到過的,你想抵賴也抵賴不了的好嗎?”

    秦良得瑟著說。

    “……”

    沈若夕又尷尬了,她這才想起來,上次和秦良在陽臺上鬧著玩兒,自己當時騎在他身上用掃帚揍他的時候,確實被慕容珊她們全都看到過的!

    “這件事兒我們就不發表意見了,呵呵。”

    慕容珊立刻開始敲邊鼓了。

    “聽到了吧?你可不要忘了,群眾的眼睛可都是雪亮的,你做過些啥,咱家的妹子們全都知道。”

    秦良繼續得瑟著,看來他認為被老婆揍一頓是件很有面子很有光彩很值得驕傲自豪的事情。

    “閉嘴,得瑟個毛線啊你。”

    沈若夕黑著臉吼了一句。

    這件事兒她是不解釋的,因為她很清楚:自己解釋啥都是沒用的,只會越描越黑,所以不用解釋……

    “干啥,你又想揍我了是吧?”

    秦良立刻欠兒欠兒的挑釁的問。

    “你還真懂我。”

    沈若夕繼續黑著臉回答道。

    “那算了,那我還是不和你說了,我明天還得跟著燕子出去執行任務呢,萬一被你揍壞了我可就去不了了。”

    秦良演得跟真事兒似的。

    “是嗎?那你還是滿聰明的是吧?”

    沈若夕心不甘情不愿的回了一句,她現在是真的很想揍秦良一頓了,這么熱衷于讓自己老婆背黑鍋的老公,絕對是欠揍,該揍那一伙兒的。

    “唉……被揍的次數多了,再苯也有經驗了好吧。”

    秦良悠哉悠哉的回答。

    “是嗎?那行,那你就給我等著吧,下次我買個狼牙棒回來。”

    沈若夕咬牙切齒的說。

    “我了個草草的!你這是打算換老公的節奏了嗎?”

    秦良故意滿臉驚恐的樣子問。

    “像你這種禍害,打死一個少一個!”

    沈若夕自顧自的回答道。

    妹子們又全都不說話了,安靜著看著沈若夕和秦良在大家的面前表演“夫妻秀”,這個時候不管誰插嘴說話都是不合適的,所以誰都沒說話,這樣的好戲,平時也是很難看得到的,所以機會難得,還是認真看戲比較好。

    “感覺娶的不是媳婦兒,是仇人……”

    秦良繼續很糾結的樣子感慨著。

    “沒關系,你也可以換一個不是你仇人的媳婦兒。”

    沈若夕這也是純粹在故意挑釁了。

    “我可沒那么想過,娶個仇人做媳婦兒其實也是滿不錯的,這樣可以時刻鍛煉自己的抗擊打能力,對我們這種練功夫的人有好處。”

    秦良這話說得滴水不漏,沈若夕再想挑毛病都挑不出來的那種,所以說嘴皮子好,在某些時候也是真的有好處的。

    但是我們要認識到的是:家暴在任何時候都絕對是完全錯誤的,野蠻的行為,不管是男人打女人,還是女人打男人都是一樣,但沈若夕和秦良之間的這種行為顯然是不能歸咎到家暴范圍里去的,他們這屬于夫妻間的親密互動,是彼此相愛的一種表現方式。

    “你的這種感慨還真的是挺另類的啊。”

    沈若夕差點兒直接被秦良的這幾句回答給逗得笑出來,不過她還是忍耐住了,然后不無搪喻的回答道。

    “那必須的,我這叫努力提高自己的覺悟,時刻緊跟媳婦兒揍我的腳步。”

    秦良還在和沈若夕耍著貧嘴,卻無意中忽略了在場的陳好,楊詩云和劉小云的感受,不過還好,那三個姑娘都是很明白事理的妹子,都沒有介意秦良刻意討好沈若夕的這種行為,當然心里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吃醋的,這不是她們想不想的問題,而是她們無法避免的自然心理反應……
广西福利彩票自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