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戰天大帝 > 戰天大帝的最新章節 第1941章 技驚四座

戰天大帝的最新章節 第1941章 技驚四座

 熱門推薦:
    “閑雜人等,速速離開此地,馬家今日自身難保,不可能保得住你們,你們還是趕緊走吧!”

    羅伊大手一揮,便是狂風大作,颶風席卷四面八方,那些本來站在城池外面的人,頓時被這股狂風掀飛了出去,只不過并沒有受到什么傷害而已。

    他的聲音更是猶如九天雷霆落下,響徹在了整座城池之中,更像是具備穿透性一般,哪怕是在閉關的強者,都是聽的清清楚楚,他們全都是驚呆了,竟然有人這么狂妄。

    “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叫囂著要消滅馬家嗎,開什么玩笑,我馬家屹立這么多年,什么強敵沒遇到過!”

    “井底之蛙,焉知銀河之浩大,想滅我們馬家,簡直就是癡心妄想,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正好在今天,馬家的高層也是聚在一起,在商量著事情,馬家議事大殿之中,不僅僅有馬家強者,還有附近很多一流勢力,甚至頂級勢力的強者。

    哪怕是馬家家主,都是親自在場陪著,現在聽到羅伊的聲音,他的臉色當即便是沉了下去,這里聚集了這么多強者,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情,豈不是讓他臉面喪盡。

    “混賬,到底是誰活的不耐煩了,竟敢來我馬家鬧事,諸位,你們繼續商談,我親自,如此大鬧,我不將他碎尸萬段,以后就不姓馬了!”

    馬家家主冷著臉,直接向著外面飛了出去,眼里殺機森然。

    就算是在平常,有人敢來馬家總部鬧事,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否則的話,這些勢力,也不會來這里商談大事。現在羅伊來這么一鬧,馬家家主怎能不怒?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這么大膽子,竟然敢來我馬家鬧事。不將你全家上下殺個干干凈凈,我這么多年就算是白活了!”

    馬家家主怒氣沖沖,很快便是來到了城樓之上。本來其實根本不用他這個家主親自前來的,但他實在沒臉面對那些客人,畢竟羅伊的聲音,已經滲透到了議事大殿。

    而且他能夠判斷的出,來者絕對是強者,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強者。否則的話,絕對沒有這樣的本事。就算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那些斗宗強者肯定擋不住羅伊。

    城門口。

    “你們這些人,還想殺我?”

    看著面前這群斗宗強者,羅伊卻是笑了。這群斗宗強者還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還以為自己是當初的實力嗎?他們沒進步多少,難道他還能也沒有什么進步嗎?

    他又是一步踏出,雄渾的氣勁,剎那間壓了下去。就連陸地好像都是下沉了一般,又像是天塌了似的,本來還在叫囂著的馬家子弟,此刻卻是一個個臉色大變。

    “你的實力,怎么可能這么強?”

    認識羅伊的那個斗宗強者,此刻卻是臉色漲紅,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他不可思議的看著羅伊,身軀卻是慢慢的被壓了下去,最終更是一下跪在了地上。

    “噗!!”

    這些斗宗強者全都是跪了下去,并且身上出現了一道道傷口。羅伊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可惜這些馬家子弟,哪里承受的住他的威壓?

    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戰斗,羅伊要是想要殺他們,簡直和殺雞差不多簡單。僅僅是一步踏出,所有的斗宗強者,全部都是跪在了地上。

    “嘶……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怎么這般強大?”

    本來被羅伊掀飛的那些強者,還想跟羅伊討一個說法,只可惜看到現在這種情況,他們一個個都是閉上了嘴巴,還沒有發動真正的攻擊,馬家這些斗宗強者便是慘敗。

    如果真的打起來的話,羅伊又該有多強?他們要是沖上去找羅伊的麻煩,那又該多么倒霉?此刻他們都是在慶幸,否則現在他們的下場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僅僅只是一個年輕人,便這般強勢,只可惜他太莽撞了。這里畢竟是馬家的總部,別看馬家平時不顯山不露水,但馬家總部強者多著呢!”

    其他人也是紛紛點頭,有人更是同情起了羅伊。只可惜他們不會出手幫忙,要是被馬家惦記上,他們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你們還能殺我嗎?”

    羅伊向著馬家的城池走了過去,當他走到城墻不遠處的時候,更是一腳跺了下去。強橫的力量,沒有讓城墻倒塌,而是直接化成了齏粉。本來馬家城池四周的城墻堅硬無比,可惜此刻全都消失了。

    “你!休要得意,等我馬家強者來了,就是你的死期!”

    這些斗宗強者平時作威作福,哪里想到今天踢到了鐵板。還沒有戰斗,便全部跪在了羅伊的面前,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生平從未遭遇過的侮辱。

    “好,我就在這里等著,我倒是要看看,你們馬家有什么強者!”

    羅伊背負著雙手,遙望著馬家的議事大殿,此刻他已經看到馬家家主向著這邊趕了過來。即使相隔這么遠,馬家家主說的話,他也是全部都聽到了。

    “男子漢男子漢,說話可要算話,現在你可不能殺我們,否則你就是食言了,沒有半點誠信可言!”

    認識羅伊的那個斗宗強者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趕緊順桿子往上爬,抓住羅伊的話,立馬就接話了。

    “想對我用激將法?就憑這一點,你就可以死了!”

    一只大手猛然探出,直接向著這個斗宗強者抓了過去。就像是拎著一只小雞似的,一下子便是將這個斗宗強者拎了起來。大手橫空,猛地捏住了他的脖子。

    “你!你不是說過要等我馬家強者來嗎?你現在怎么能夠殺我?”

    這個斗宗強者臉上滿是驚恐,此刻他恨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刮子,讓你沒事多什么嘴,這下完蛋了吧?

    “我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教,死吧!”

    只聽一聲脆響,這個斗宗強者的脖子便是被擰斷了,他雙眼一翻,便是死在了當場。就像是捏死了一只小雞仔一樣,根本就是沒有什么難度。

    其他斗宗強者本來還心存僥幸,此刻卻全都是噤若寒蟬,沒有一個敢多嘴。羅伊僅僅是一個眼神,便是可以將這些斗宗強者嚇得瑟瑟發抖。

    “什么人?竟敢擅闖我馬家,還敢殺我馬家子弟,你是不是活膩歪了?”

    就在這個時候,馬家家主卻是趕了過來。馬家家主,明顯是一個斗尊強者,讓羅伊沒想到的是,這個馬家家主,竟然還是一個五星斗尊強者。

    以前他就聽說,馬家只有一個斗尊強者,現在看來絕對不可能。馬家家主如果只是一星斗尊,說馬家只有一個斗尊,或許還有可能,但他是五星斗尊。

    “難道你不認得我了?不是你馬家要殺我的嗎?”

    看著面前的馬家家主,羅伊的臉色也是冷了下來。當年他實力不濟,端麗婭的父親,可就是當著他的面被殺死的。甚至他和端麗婭都差點有生命危險,這件事情他自然不會忘記。

    而且馬家還派強者三番四次的想要殺他,現在有實力了,自然要報仇。他又不是什么圣人,又不負責教化天下,有恩報恩,有仇報仇,這等快意恩仇才是他的性格。

    “是你?幽靈家族幽冥追殺令要殺的人?你還殺了我馬家不少子弟吧?”

    馬家家主已經是五星斗尊強者了,僅僅是這幾年,自然不可能將羅伊全部忘記了。只不過他沒有想到,僅僅是幾年不見,羅伊就成長到了現在這種程度。

    就算羅伊站在他的面前,他也看不出羅伊到底是什么階別。只不過他內心之中,認為羅伊身上肯定有著某種寶物隱藏了自己的階別,自然不會以為羅伊實力超過他了。

    “殺了便是殺了,你還想如何?”

    面對馬家家主,羅伊神色冷厲,甚至還居高臨下,仿佛在看一個死人一樣。單單是這種表情,這種眼神,便是令馬家家主怒火中燒,讓他很是憤怒。

    “家主,快救命啊,快救救我們!”

    這群斗宗強者此刻看到了馬家家主,自認為看到了救星,自然是大聲呼喊了起來。只可惜他們不知道,馬家家主的實力,在羅伊的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混賬,給我放下他們,否則現在就將你千刀萬剮!”

    馬家家主也是陡然沖上了高空,和羅伊站在了同一高度。他可不喜歡昂著頭和別人說話,更不喜歡仰望著別人。

    “你算什么東西?有什么資格讓我放?”

    羅伊玩味的看著馬家家主,本來他準備直接殺了馬家家主的,不過馬家的議事大殿貌似有不少強者,說不得,要前去玩玩了。這個馬家家主如此自大,看來得讓他清醒清醒才行。

    “好,好,好!敢跟我這么說話,現在就讓你付出代價!我承認你很天才,你的潛力很大,可惜潛力終究只是潛力,沒有實力照樣沒用!”

    “神工鬼斧斬!”

    馬家家主雙手合并,仿佛化成了一柄斧頭,虛無一物不破。一斧頭劈下,哪怕是萬丈高山,都要轟然倒塌,哪怕是長江大河,都要直接斷流。

    他也是沒有掉以輕心,畢竟羅伊的氣勢也是相當懾人的。他直接撐開了小天地,三千顆星辰閃耀著星光。日月在其左右,直接向著羅伊砍了過來。

    “你說的對,沒有實力,根本就是無用!”

    羅伊笑著說道,隨即便是出手了。他僅僅只是伸出一只大手,猛地拍下,雄渾的掌力,洞穿虛空,仿佛上蒼之手一般,打破破軍,橫貫一條條星河。

    對付區區一個五星斗尊強者,可以說不費絲毫力氣。僅僅是這么一拍,看起來鋒利無比的斧頭,此刻卻是猛地炸開。他的大手則是余勢不減,直接將馬家家主拎了起來。

    不管是什么樣的攻擊,都是打不破羅伊的這只大手。僅僅是隨意一抓,馬家家主便是被他抓了起來。他直接抬起腳,對著馬家家主的肚子踢了一腳。

    “噗!!”

    馬家家主不停地倒退著,鮮血狂噴,臉色慘白,額頭青筋直跳。在羅伊的面前,他沒有絲毫反抗能力。還沒等他站穩,羅伊又是一巴掌打在了臉上。

    “啪!!”

    無比清脆的耳光聲,將馬家家主身體打得連連翻滾,就仿佛是一個皮球似的。馬家家主的半邊臉,直接就是被羅伊打爛了,血肉模糊,森森白骨都是顯露了出來。

    “就你還想跟我斗?現在我便一路將你踢過去,一直踢到馬家議事大殿里!”

    “砰!!”

    又是一腳踢在馬家家主的身上,馬家家主臉色一白,張口便是噴血。沿途所過之處,更是不知道多少建筑物被撞成了齏粉。

    “怎么會這樣?家主不是斗尊強者嗎?不是所向無敵的嗎?怎么會被他一個年輕人打成這樣了?”

    本來全部求救的那些斗宗強者,此刻一個個嚇得臉色蒼白。看著被羅伊打得跟狗一樣的馬家家主,他們都是發自內心的害怕了,本來他們以為自己性命無憂。

    現在他們才是知道,羅伊想要殺他們,只不過是翻手之間的事情。別看羅伊雙手空空,但他斬殺過的強者,數不勝數。此刻戰勝了馬家家主,更像是少年斗帝一般,所向無敵。

    沒了性命保障,這些斗宗強者自然不敢叫喚了。要是惹得羅伊不高興,他們恐怕只有死路一條。畢竟剛剛那個斗宗強者,都是被羅伊一下捏死了。

    “你們這些馬家子弟,我也不殺你們,不過你們以后做個普通人就好了!”

    如果這些馬家子弟不是對羅伊出手了,他根本不會將這些馬家子弟廢掉。有果必有因,這些人出手對付他,那他廢了他們,也算是說得過去。

    同是人族,羅伊并不想造過多的殺孽,但該殺的還是要殺。比如馬家家主這種罪魁禍首,自然不能留著。他雙腳一震,隨即那些斗宗強者便是猛地顫抖了起來。

    這些斗宗強者就仿佛得了羊癲瘋似的,全身抽搐,沒一會兒,他們斗宗的實力,便是消耗一空。他們一個個都是昏倒在了地上,等他們醒來之后,就會發現他們已經是普通人了,頂多身體強壯一些而已。
广西福利彩票自助投注